血色友谊

你们有没有发现文军最近怪怪的?我问颜旭和江泽。他俩突然把眼光都投向我,一脸狐疑。他们异口同声问:怎么啦?

你们没发现最近文军早早回家啊,平时他可是会等我们一起回去的啊。可这几天他怎么那么反常,总是一个人独自先回去,这不奇怪吗?我一说完。颜旭和江泽都切的一声。

这算什么事啊!他没准家里有事,或者是回家学习啊。现在是考试阶段,在家学习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江泽笑着说。

也许吧!我说完后,叹了一口气,跟他们的对话告一段落。

好了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叫黄启,现刚读于镇上的初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刚才提到那三个都是我的死党。颜旭、江泽、文军和我算是铁杆组合。

由于我们都在同一个村落,从小学起,我们已经习惯一起回家,不管是谁,有什么事,都要互相等然后一起回家。虽然读初一了,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但友谊保持到现在,我们觉得相当不容易,所以我们特别珍惜。不过最近我有点气冒起来,其实说来也就是刚开始说的那件事。

以前,每天放学不管有什么事,我们几个总会相互约定在一个地方等一起回家,可是最近却不见文军,到他班里找他的时候,别人都说他早回家啦。对此,颜旭和江泽表示没什么,我就没有颜旭和江泽那么好脾气,我决定要当面质问他。

文军,最近你是不是把我们几个给忘了?

没有啊,你怎么这么说?

你最近都不等我们,就回家。你有什么事么?

没有,我最近家里有点忙,我要早回家帮忙啊。

发生什么事啦?没准我们可以帮你,你又不告诉我们几个,我还以为你把我们给忘了。

怎么会呢?我家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家里有点忙,所以早点回去帮忙家务而已。

文军虽然这么解释,可是他言语之间吞吞吐吐,我觉得他没说实话,他有事情瞒着我们,不过我知道就算当面拆穿他,他也不会对我们说的。

那好吧,那你忙你的,没关系的,以后你先回去吧。

阿启,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我,哈哈哈。

那就好。

我表面对文军这么说,其实是敷衍他,我还是决心要弄清楚他到底有什么事,所以我决定放学跟在他后面回去。

时间也过得特别的快,一下就到了放学时间,我早早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这时刚好看到文军从教室里出来。我心里想,你还蛮快的嘛,对,我不能让你发现。

此时我躲在隐蔽的角落,我看看他有没有发现我,我却发现他神情恍惚,一只手还向外伸着,好像在自言自语。我似乎听到他说什么带回什么家。可是他那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啊,他在对谁说话啊?他应该看不到我,我这时候就懵了。

虽然听不清楚不过我还是坚持要弄清楚,他到底要干嘛?此时只见他逐渐走向我们约定回家的地点旁,我看见颜旭和江泽在那里。可是文军好像谁也看不见一样,恍恍惚惚地走着路。依旧是那个姿势走过了颜旭和江泽。然而江泽和颜旭也好似没有见到他,反而他们见到了我,他们向我走来。

阿启,你干嘛?我们一起回去啦!’’

我本来想对他们说文军的事的,不过我看到文军越来越远,我顾不上解释,我推搪我有点事,要先跑一步。

他们俩个也没怎么说,我就放心追文军去了。经过一段追赶,我追上了文军。只见一路上,他好像又在自言自语。我看看突然不知心里好像起毛一样,有点怪怪的感觉,不过又说不上来。

后来走着走着,我突然认识到有点问题,因为那条路似乎不是通往他家的,因为文军的家我去过,虽然说久了,但是路我还没有忘。可是文军居然不是走往自己家,他到底要干嘛?我心底深深的疑惑。

再接着走,我就有点后怕了,居然是通往郊外的小山。那里可是有很多坟墓在那里的。我开始想我还是否要跟下去。此时,文军和我的距离又远了,我知道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又勇敢地跟过去。果然不出所料是郊外后山,更恐怖的是他居然停在一个坟前。

那个坟很小,也是土堆起来的,远远看像是一个突出地面的小沙丘。一阵风吹过,沙丘上的花朵摇摇几下,仿佛在点头一样。此时的我可就不好受了,我的鸡皮疙瘩已经不知起了好几层了。我突然拼了命的往回跑,跑啊跑,终于到家,才让我缓过一口气来。我连饭也没吃就躺到自己的卧室里头包着被子睡了过去。隐隐约约我梦到有几个人鲜血淋漓的走到我跟前,向我伸出了手。

我就突然惊醒了,我决定要把这个告诉我其余的伙伴。只见颜旭和江泽,摇摇头,表示不相信。我此时就急了,说:你们不相信,今晚放学和我一起去。

颜旭和江泽本来是不答应的,在我的力劝之下,他们也就推搪不了,决定陪我走这回。

事情要按照我预定的那样,我带着他们两个走啊走,一直在文军之后尾随着。在路上,我心七上八下,颜旭和江泽却表现的非常的淡定。

一路走着,我又觉得路好像不对了,这条好像也真是去文军家的路啊,我隐隐约约看到了文军的家了。此时我回看一下颜旭和江泽,只见他们面带着笑容说:对吧?他真的是回家吧?呵呵,你一定是记错了吧,是不是?阿启。我本来还想要反驳的,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我也没办法了。

我们只好沿路走回各自回自己家里,我一回到家就呆坐在地上。此时,只见妈妈不解走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啦?不愧是我的妈妈,一看到我这样,她一下就知道我有烦心事了。

而我也就一五一十的告诉她,只见妈妈突然面部表情僵硬了起来。她缓缓的突出一个问题:你是说,你还跟你那些伙伴在一起?

是啊。怎么啦?

妈妈面色一刹那黑了起来,说道:你以后不准再和他们交往了。

为什么?他们是我的好朋友来的。’’

没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不听我话,以后别回家吃饭。妈妈明显很生气,害我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口头上应了她。

自从那天以后,我跟朋友的任何活动都不敢给妈妈知道。我还跟我的朋友来往着,不过从那以后,文军再也没有早早的独自一个人回去了,每天我们几个开开心心的一起回家。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后来的一天晚上,我又做梦了,还是那个梦。

几个血淋淋的人向我招手。不过我没有看清楚他们的面庞,我就被惊醒了。睡梦之后的我出了一身大汗,我感到有点热,开灯后我就拿起桌边的一份报纸扇了起来。扇着扇着,突然几个大字出现在我面前。

澳门新葡亰8455手机版,惊天车祸,七死十二伤。我突然感兴趣地读了起来,当看着看着的时候,突然我的手像触电一样,把报纸抛掉。因为我看到了其中包括三名六年级学生在死者名单中,他看到了颜旭江泽文军,这三个名字就像一颗炸弹轰炸了我的心。

一切都是这么突然,我终于明白母亲那天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因为她早就知道,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我见到的就是他们的灵魂。我是一个胆小的人,不过在那一刻,我仿佛已经淡忘一切的恐惧。我知道我的朋友不会是要害我。可是他们为什么还会回来找我,我就不得而知。

我决定要剖开这个谜底了。

那天晚上的放学,我一如往常,来到我们约定的地点等候。只见他们几个早早在那里等着我,我走了过去。他们笑笑说:我们一起回家吧。过来牵着我的手,而我的手也是一种实在的感觉,他们真的是灵魂吗?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

什么骗你?阿启,你说的什么话啊。哈哈颜旭笑着说。其余两个迎合着说道:对啊,我们几个是死党来的,我们怎么会骗你的呢?

是吗?我拿起我昨晚那份报纸,指着看得的那个内容部分。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骗我?我很生气的瞥了一下他们。只见他们又开始傻笑。

哎,还是瞒不过你。对啊,其实我们在那次车祸中我们已经死啦。颜旭说。

那你们为什么还回来找我?’’

啊启,你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回来害你的?’’

没有,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你们怎么可能害我。’

呵呵呵,难得你还有勇气相信我们,我们有你这个死党,在另一个世界也安慰了。颜旭又接着说:你知道,我们知道你从小就很胆小,你从小学起就要我们的陪之下,才敢回家。而这也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要承担朋友的义务。你还记得那几天的文军吗?

对啊,文军怎么啦?

其实你跟踪他,我们早就知道,这是我们一个计划。而他带你去的地方,其实是我们的坟墓。我们本来决定要离开你了,我们要告诉你我们已经死了的事实。所以带你去我们的坟墓想让你知道我们已经死了的现实。

可是,你还是那么胆小,连我们墓碑都没看就走了,我们几个心底又开始舍不得你,怕我们一走,你会不习惯。后来我们由和文军上演另外一场戏。让你觉得一切都是你的幻觉。可是我们几个没想到,最后还是给你发觉了。颜旭叹了口气。

阿启,当你来找我们讲清楚这件事情,看来你已经具备了很大的胆量了,你再也不用我们的陪伴了,我们也是该淡出你的世界了。文军说。

不,不是,我还胆小,我离不开你们。

江泽笑笑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只希望从今以后,没有我们的陪伴,你也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要再那么胆小了。

其实,我还没有说完,他们已经渐渐消逝。

再见了阿启,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再见。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我的心底补完那句未说完的话。

其实我胆小,我是有对你们的依赖,我其实想说,我不能没有你们这帮朋友死党。可是再也说不出了,没机会说了。

从那之后,我居然一放学就情不自禁地往郊外小山跑。然后静静坐在朋友的坟前,默默自言自语着。谁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只有我知道在梦里我看清楚了那些人的脸,原来就是我的好朋友,他们微笑着,在远远的边缘望着我,向我招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