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与洪流

《三家巷》是欧阳山先生总题为《一代风流》五卷本长篇小说的首卷,早已成为岭南风情的经典读本;民族舞剧《三家巷》,是历经两年打磨而成的华彩乐章,是以提纯的“音舞诗画”的语汇,对那段大革命背景下的社会裂变,作出的最新解读。
当我在剧场里被那一幕幕最初的、风云际会式的革命洪流涤荡之后,在21世纪的车流中,我真的带走了许多阅读的愉悦、感动和断想。
画幕升起,叮叮当当……一阵单调、枯燥的打铁声滑过后,一幅戴望舒诗意的“雨巷”图向我们展开。那个打铁的青年,是男主角周炳;那个撑着油纸伞、丁香一般的姑娘,是女主角区桃。舞剧《三家巷》的编导们,就是以这样一幅岭南意境,引领我们走进了上个世纪的多事之秋。
周炳与区桃,以及“三家巷”里的青年人,为追求理想中的爱情而纠结着、而饱受磨难、而奋起抗争、而携手战斗,最终投身在“金斧银镰”的大旗下,彼时的他们,正是以爱的名义、以民族自强的名义、以自由平等的名义……向一个觉醒的时代,向后来人,展示出革命人永不褪色的青春。
而此时的我们,难道不应当自觉承担起责任和义务,以舞剧的名义、以新时代的名义、以红色的激情,去解读那些浸染着信念血色的过去与未来吗?
作为文学名著的《三家巷》,已经被电影、电视、粤剧、连环画等艺术门类成功改编过,选择这样一个题材来做舞剧,在庆祝建党90周年之际推出,在内容定位上,无疑是很有“政治的高度”的。其次,选择一个被其他“擅长讲故事”的艺术门类多次讲过的故事,这多少可以缓解一些让舞剧“讲故事”的压力,这也无形中给舞剧《三家巷》夺目亮相,奠定了“事半功倍”的根基。
在此基础上,该剧编剧、著名军旅作家唐栋,更是有效地为二度创作者们作出了一番独到的精选。他在每一幕中寥寥几行的情境规定和人物内心描述,给导演和演员留下了大有作为的空间和心理依据,充分体现出一位舞剧编剧高度的专业判断力与才情,读这样的剧本,真是让我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看事容易做事难。
在“复杂的爱情纠纷,萌动的自由向往,火热的革命激情”全景中,以一枚爱情信物的“发卡”、一张以子抵债的“契约”、一纸情不由衷的“婚书”串连起丝丝缕缕、波澜壮阔的情感进程,最终化作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惊起了满天飞扬的传单……舞剧《三家巷》为我们展开的,就是这样一幅错落有致、跌宕起伏、浓墨重彩的民俗画和磅礴史诗。
舞剧《三家巷》正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讲故事”的压力,所以,创作者就能够有相对足够的时间,来做舞剧擅长做的事情:“不断积蓄着情感的力量、从容营造着情绪的铺垫,有序地组织着观众的审美互动与内心视觉,向着全剧的制高点冲击”。在此之余,他们甚至还可以腾出足够的时间,在剧中打造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双人舞段,那是男女主人翁围绕着西关独特的“栅栏门”展开的爱的缠绵与向往……这个舞段,还有后面几个行运流水、似乎融入了中国太极理念的舞段,在我看来,是很有可能成为像《白毛女》中的“大春送面”、《娘子军》中的“常青指路”、战士杂技团的“肩上芭蕾”那样的经典舞段的。
《三家巷》可以说基本上是一部“全息影像”构成的舞剧。它的音乐,虽然同样是出自几位作曲家之手,但在整个乐章进行中,我几乎找不到拼接的缝隙,最是那个一听动情、再听销魂的主旋律,就像天边的第一抹晨曦,亮丽而质感。如果说,文学是舞剧的“明灯”,那么音乐就是舞者的“灵魂”。这部舞剧的音乐,从浓郁的岭南气息带入,到昂扬的歌咏式展开,再到如泣如诉的缕缕余音,可以说,这差不多就是一部立意鲜明、结构完整的交响诗了。
舞剧《三家巷》有着一台“很话剧”的舞美设计,它的设计,虽然是充实、厚重、油画般具象的,但它的呈现,却是空灵、飘移、变形而符号化的,也就是说,整个舞美,形成了两个对比鲜明、却相互支撑着的图像系统,即:作为静态的环境再现和作为动态的舞台表情。这是一种很有魄力的构想,当我们叹服那古榕树坚定强大的生机与力量之余,又被那一组组同样厚重而具象、实则为虚拟而移动的封建“陈氏家训”墙,冲击得惊魂难定,试想一下,当一栋栋巨大而变形的洋楼,以其笨重的运动,加入到舞蹈方阵、加入到革命的洪流中来的时候,一个天翻地覆的新社会,还会离我们太远吗?
虚与实、取与舍,是舞剧,更是舞剧的舞美设计最重要的命题。这一点,在道具巧妙合理的运用上,有两处给我留下深刻记忆。一处是“花市”一场中,有一组只用伸开的双臂平托起两捆鲜花,而没有用真实的扁担的男子过场舞蹈,这一妙趣横生的取舍,既降低了成本,又增加了动感,更鲜活了形象与内心,这才是一种舞蹈化的思维、个性化的思维。还有一处,是出现在表现周炳掩护共产党人聚会时。场景是周炳在外屋打铁望风,一块纱幕墙后,以灯光不断影映出共产党人与进步学生交流的群像,这是一个虚实结合完美的空间,在这样一个特定的铁匠工作间里,就为共产党人在激情昂扬时,完成了一个举起党旗上的那种“斧头镰刀”的造型,提供了充分的想象的依据,这种虚拟,就比后来游行示威的学生,高举起许多的横幅、旗帜和喇叭,来得更为合理、“真实”与“舒适”。
舞剧《三家巷》的创意是深远的,而它的呈现又是如此给力,所以,我们总会在最动情之际、最悲伤之时,不忘给予惊艳亮相的它,以掌声的奖励。而这一切,也带给了我上述种种的断想。

责任编辑:紫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