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海南海问题指手画脚

他说:“这样一来,人数大幅缩水。”

《外交蓝皮书》说,“根据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竹岛是日方“固有领土”。

在日本,历史教科书可由各出版社自主申请编纂,但必须经过日本文部科学省审定委员会审定后才能出版售卖。对于这一审定委员会的意见,各编纂机构必须服从,否则书籍无法出版。

日本教科书如何“洗白”战争罪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后任命右翼政客下村博文为文部科学大臣。蓝建中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证明安倍要从历史教育、公民教育等课堂教育入手,完成他所信奉的历史观的灌输。“安倍作为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大和民族优秀论的信奉者,要把这种理论灌输给下一代。此外,只有鼓吹以前的战争是正确的,才能为他现在修宪、扩军备战、走上所谓正常国家道路铺路。”

在与邻国的历史争议问题上,蓝皮书坚称,包括慰安妇问题在内,日本已经在法律层面“完全解决”了战后赔偿问题。蓝皮书还专门提及有日本主流报纸撤回了“强征慰安妇”的报道,试图以此混淆视线,否定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

一本课本,如何为政客所用?一个备受争议的“编纂会”,又如何试图洗白日本战争罪行?作为新华社两度常驻日本的记者,蓝建中有着自己的解读。

日本文部科学省6日公布了明年将采用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的描述上再现倒退。一本课本如何为政客所用?一个备受争议的“编撰会”又如何试图洗白日本战争罪行?作为新华社两度常驻日本的记者,蓝建中有着自己的解读。

日本;教科书;历史教科书;部科学省;下一代

进入21世纪后,日本教科书问题变本加厉,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历史教科书。

“政府立场”

中国称将坚定维护钓鱼岛主权

蓝建中说,这些要求在这次审定的历史和公民教科书中都有体现。他援引日本最大报纸《读卖新闻》对这次教科书审定的最新报道说,一些历史教科书在审定申请阶段关于关东大地震期间日本军警杀害朝鲜人情况的表述是“警察、军队和自警团杀害的朝鲜人数量达到数千人”;经修改后的说法变成“根据当时司法省公布的数字,自警团杀害的朝鲜人数是230多人,被军队和警察杀害的人、以及没有记载在司法省报告中的地区的屠杀,据说人数达到数千人,但并没有普遍承认的说法”。

删除与韩“有共同价值观”表述

根据新审定标准的要点,教科书在记述“没有确定的事件”时,不能“过于强调特定说法”;记述近现在历史中“没有得到普遍承认的数字”时,要说明“这一说法不是被普遍承认的”;教科书记述要基于内阁决议提出的政府见解和最高法院判决案例。

这本蓝皮书同样不忘渲染领土和历史争议问题,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对中国指手画脚,声称日本将坚决维护领土领海领空主权,并无端指责中国“对菲律宾基于国际海洋法条约的仲裁手续不予回应”。

蓝建中说,日本政府通过所谓“战争没有定论”、“历史上的事要交给历史学家去研究”等说法,实际上是在推卸责任。

新版《外交蓝皮书》突出宣示了安倍政权主张的所谓“积极和平主义”和“俯瞰地球仪外交”。蓝皮书称,日本战后70年走和平国家道路是基于对“大战的深刻反省和不战誓言”。日本今后将基于“积极和平主义”,为亚洲和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作出更积极贡献。

日本文部科学省2014年1月修改教科书审定标准,要求教育界在“没有定论”的历史、领土问题上体现政府立场主张。

在日本,历史教科书可由各出版社自主申请编纂,但必须经过日本文部科学省审定委员会审定后才能出版售卖。对于这一审定委员会的意见,各编纂机构必须服从,否则书籍无法出版。

日本文部科学省6日公布了明年将采用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的描述上再现倒退。

蓝建中翻阅“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2013年3月出版的《新历史教科书》内容后发现,除以“大东亚战争”措辞标榜太平洋战争外,这本书还蔑称侵华战争为“支那事变”,称卢沟桥事变起因在于日军遭遇枪击;以“满洲国以五族协和、建设王道乐土为口号”等说辞美化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以“南京事件”代称南京大屠杀并称受害者人数等“还在争论”。

日本文部科学省6日公布了明年将采用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的描述上再现倒退。这次教科书审定依照日本政府“教科书在历史问题上要体现政府立场”的要求进行,反映出以“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团体为向下一代灌输右翼思想而大肆掩盖和歪曲历史的企图。

澳门新葡亰8455手机版 1

反应

根据新审定标准的要点,教科书在记述“没有确定的事件”时,不能“过于强调特定说法”;记述近现代历史中“没有得到普遍承认的数字”时,要说明“这一说法不是被普遍承认的”;教科书记述要基于内阁决议提出的政府见解和最高法院判决案例。

澳门新葡亰8455手机版,这一右翼团体的教科书宣扬皇国史观,从根本上否认了日本进行殖民统治和侵略战争的责任,将太平洋战争标榜成是为了“自存自卫”“解放亚洲”“建设大东亚共荣圈”而进行的“正义战争”。2001年4月,这本教科书获得日本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随后每隔4年的教科书审定中,这本课本多次获“开绿灯”。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一些日本教科书也介绍了日军强征劳工等内容,但表述通常笼统,一带而过;虽然教科书介绍的内容已经很弱,但老师通常以上课时间不足为由不作详细讲解,也有老师自备讲义,并不完全参照教科书。所以,日本的历史教育应该说很薄弱。很多人对历史不是很了解。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认为,历史和他们没有关系。”

蓝建中说,日本政府通过所谓“战争没有定论”“历史上的事要交给历史学家去研究”等说法,实际上是在推卸责任。

日本文部科学省2014年1月修改教科书审定标准,要求教育界在“没有定论”的历史、领土问题上体现政府立场主张。

链接

蓝建中说,这些要求在这次审定的历史和公民教科书中都有体现。他援引日本最大报纸《读卖新闻》对这次教科书审定的最新报道说,一些历史教科书在审定申请阶段关于关东大地震期间日本军警杀害朝鲜人情况的表述是“警察、军队和自警团杀害的朝鲜人数量达到数千人”;经修改后的说法变成“根据当时司法省公布的数字,自警团杀害的朝鲜人数是230多人,被军队和警察杀害的人以及没有记载在司法省报告中的地区的屠杀,据说人数达到数千人,但并没有普遍承认的说法”。

举例

韩连续两天召见日外交官抗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